“90后”老人:我是中国人,来自台湾

统一战线语言

今年是我92岁的人民成立70周年。我既是新中国成立和建设的经验者,参与者,见证者和受益者。回顾这70年来,我的内心充满了情感。

我出生在台湾苗栗县。 1945年10月25日,台湾恢复。 1946年,台湾行政长官教育办公室计划招募一批台湾学生到大陆,并有一所公立大学的着名大学。这对我很有吸引力,我会立即申请。根据考试成绩和志愿者,我被分配到浙江大学学习。还有七名学生去了浙江大学。那时,我们只讲日语和台语,所以学校派老师教我们普通话。当我选择专业时,我认为台湾的化学工业相对发达。毕业后,我要回台湾做点什么,所以我选择了化学工程系。当时情况不稳定,全国反饥饿和内战学生运动启动。国民党当局对各地的学生运动实行高压政策,制造了白人恐怖。 1947年10月,事件发生在浙江,11月,浙江大学的师生参加了罢工,罢工,罢工和罢工的抗议活动。当我1950年毕业时,大陆被解放,新中国成立。

我被分配到新成立的南京电子管厂。由于当时的原材料需要自己生产,电子管厂需要化学工程人才。我在工厂很受欢迎。工厂的图书馆和化学实验室都是由我建造的。另外,我会说日语,可以翻译信息。有几位工程师非常关心我。该国后来在杭州,沉阳,成都和北京建立了新的电子管工厂。这些新工厂的技术支柱在我们的工厂由我们培训。由于出色的工作表现,我被评为江苏省劳动模范。

件简陋。1981年中央下发了38号文件,我们克服人手少,资料不全等种种困难,对全省范围内的台湾省籍同胞的情况作了深入的调查。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推动下,有关部门积极落实相关台胞政策,我们配合做一些落实台胞政策的工作。当时两岸刚刚开始走动,我们接待了来自岛内和海外的台胞,早期以亲属为主,后来又结识了更多的朋友,其中来自海外的较多,有美国的,日本的,还有其他国家的。我的二哥和大弟分别在日本和加拿大,都是华侨界很有影响的人士。在当时祖国大陆与台湾联系渠道很少的情况下,我充分利用这些人脉优势,积极地联络居住在日本和美国的台胞,又通过这些海外的朋友来联络岛内的台胞,建立与岛内的联系渠道,为初创时期的台联奠定了对外联络工作的基础。

XX件允许,我都会参与接待,用乡情乡音拉近和台胞的距离。我做了四届台联会长,一届台盟市委会主委,见证了省台联和台盟南京市委会的发展过程。现在台联和台盟组织的发展真是今非昔比。全省11个设区市有了台联组织,全省台胞1600多人,还有几十万常住台胞。省及各市台联的各项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,工作范围扩展到台商,台生,陆配,两岸婚姻家庭等,工作越做越多,越做越细,也越做越好。台盟盟员也由成立时的20人,发展到现在的近百人,参政议政,对台联络,社会服务,自身建设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

回想我这一生,有三点感触。

第一,我曾在三个地方生活过日本,台湾和中国大陆。我曾作为二等公民的台湾人,受尽了屈辱。台湾光复后,特别是新中国成立后,我才真正感到做一名堂堂正正中国人的自豪。70年来祖国的变化有目共睹,我们现在是最接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时候。

第二,我始终坚定对党和国家的信心。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台湾人,但是组织却给了我很高的荣誉。我先后担任全国政协委员,南京市政协副主席,台盟南京市委会主委等多个职务,这体现出党和国家对我们台胞的关心和重视。为此我感到很欣慰。

XX第三,新中国成立70年来,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,国家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中华民族从站起来,到富起来,再到强起来,这一切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和英明决策,也凝聚着中国人民对党的无比信赖与始终跟党走的决心。现在,国家国力强盛、社会稳定、人民幸福,我相信,今后的日子会过得越来越好。我也坚信,祖国和平统一大业一定会实现。希望我在有生之日能看到这一天!

xxxx